网页标签

「服务器租用」从阿里云服务器租用案分析服务

2020-10-11 00:47

去年的阿里云案在性质上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纠纷,阿里云公司的涉案行为是云服务器租用。无论阿里云公司还是二审法院,都强调云服务器租用的技术特性以及阿里云公司作为出租者的特殊性。

二审法院认为,按照相关国家标准和行业伦理,云服务器租用服务提供者负有极为严格的安全保护义务、保密义务和隐私保护义务,不允许其接触用户存储的信息内容,遑论对内容进行核实、处理、删除,行业规范和行业伦理均对云服务器租用服务提供者接触和控制客户存储的信息提出了极为严格的要求,故对其苛以直接控制服务器中存储信息的责任会带来严重的行业伦理冲突。

但令人疑惑的是,二审法院认定阿里云公司提供的服务不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规定的几种服务,却一直未正面说明云服务器租用在著作权法上的性质究竟是什么。

云服务器租用虽然叫租用,但却完全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租用。如果我们按照租用的思路去讨论云服务器租用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那就走到了错误的方向上。在云服务器租用过程中,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有形财产或物品的交付或占有转移,承租人完全不可能基于对租用物的占有而取得或享有任何权利或利益。

在此意义上,云服务器租用并不存在真正的租用物,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显然不是围绕云服务器展开的。这意味着,如果云服务器的承租人利用或通过云服务器实施了侵权行为,我们不能把出租人视为侵权工具、设施或场所的提供者。

所谓云服务器租用,站在出租方的角度看,实际上就是允许承租方在出租方拥有或在物理意义上控制的服务器上,利用服务器的软硬件资源建设并运行网站。从承租方的角度看,他从出租方那里得到了一个虚拟的服务器,建起了自己的网站,并通过这个网站向其网络用户提供相关服务,就像他在自己的服务器上所做的一样。

因此,云服务器租用只是一种形象的说法,其实质是计算能力与资源的分享,是一种计算服务,而非物理设施出租。承租方所建网站中的所有信息资源,都存储在出租方的服务器上,并通过服务器的软硬件系统向网络用户进行传播。这个过程,实际上是集信息处理、存储及传输于一体的过程,云服务器出租者是一个复合性的计算服务提供者,而非物理意义上的网络基础设施提供者。

阿里云案二审法院根据工信部电信业务分类目录(2015)认定云服务器租用服务与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属于不同类别的电信服务,虽然是正确的,但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两个关键问题。

其一,上述分类目录将电信业务分为两大类:基础电信业务和增值电信业务。向客户提供物理意义上的通信设施或传输设施,属于基础电信服务。云服务器租用显然不属于这类服务。这类服务,恰好属于WCT第8条的议定声明已经明确予以排除的仅仅为促进或进行传播提供实物设施,不构成WCT或伯尔尼公约意义下的传播。

其二,在第一类增值电信业务中,除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外,还包括分发网络业务、国内互联网虚拟专用网业务和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依二审法院的观点,阿里云公司的云服务器租用属于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与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同属于第一类增值电信业务。从上述分类目录可知,缓存服务属于分发网络业务,与接入服务同级。

这意味着,阿里云公司在著作权法上的地位,不应高于缓存服务和接入服务的提供者,但可以高于存储服务提供者。值得一提的是,二审法院认为中国联通、中国电信提供的是互联网接入服务,把阿里云公司与二者相提并论,可能是错误的。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确实在提供接入服务,但它们主要是作为基础电信业务的服务提供者。

本文内容转载自公众号【炳叔讲知产】,原创作者董炳和,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流的研发团队
7年通信行业经验
7X24小时售后支持
10万用户共同选择